活埋大清朝
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
招宝山炮台下的大清南洋水师锚地之中。
此时正是一片萧瑟悲凉的景色,偌大的码头上空无一人,往日还算繁忙的甬江水道上,除了刚刚入开进来的十几条西洋式武装商船外,更是连一条渔船都看不见。
附近的水师兵营也大门紧闭,一点儿人气都没有。
就连甬江的江水,此刻都显得有点有气无力,只是轻轻的上下浮动。
码头上停靠着十五条已经降下船帆的武装商船,清一色的西洋式样,但是却在桅杆上挂着三角五爪金龙旗。这十五条西洋船大大小小的,其中并没有大清南洋水师最大的那两条船——定海巴图鲁号和镇海巴图鲁号。
虹貓藍兔七俠傳
当范承谟和于成龙二人骑着马,带着一队戈什哈和几个幕僚兴冲冲赶到码头上的时候,所有的西洋式武装商船都已经降下了船帆,放下了铁锚,还把跳板搭到了岸上。
重生之農家小悍婦 小說
已经有一些穿着黑色或蓝色丝绸马褂(清朝的官服是自己做的,所以不完全一样),戴着顶子官帽,挎着腰刀或扛着火枪的水师官兵已经下了船,正在码头上整队。
范承谟知道这是巴尔特巴军门的“河南规矩”,他们“河南国”那边的水军在登船和下船的时候,都要整队接受长官校阅点名。
看着源源不断从船上下来的西洋人数量很不少,范制军就放心了——损失一点战船没什么,人没事儿就好。船没了可以再造,不,是再租嘛!
当范承谟勒住战马,从马背上下来的时候,他已经看见巴尔特和菲戈了。
两人都是马褂、顶戴、腰道,脑袋后面还结了辫子,和寻常的清朝武官没什么不同——其中巴尔特没有剃发,他是“零时奴”嘛!菲戈则照着大清的规矩剃发了。
看见他们俩都还好,范承谟总算是放心了,脸上还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颜,笑着对于成龙道:“于山,咱们俩得活了……我的衙门里还有几十万两银子,都是这些日子收取的关税。只要能给皇上送去,再把舰队带去北方,皇上最多判我一个斩监候,你最多就是个军前效力了。”
于成龙也挺高兴的,什么斩监候,什么革去官职军前效力的,都是假的……毕竟守土之臣有失地之罪。但实际上谁都知道他俩是有功的,皇上当然也知道。所以风头一过,他们就能官复原职,而且还能大用了。
说着话,两人已经大步走到了巴尔特和菲戈身边。
巴尔特看见他俩过来,就用“河南腔”的汉语喊道:“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要反清复明!”
底下的“临时洋八旗”们都跟着大喊道:“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要反清复明……”
这些“洋八旗”的汉语说的都不好,跟嘴里含了个橄榄似的,所以范承谟和于成龙都没听明白,范承谟还笑着问:“菲帮办,他们在喊什么?怎么听着好像是反清复明啊?”
菲戈哈哈笑着,“回禀制军,他们在喊: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要反清复明……”
“什么?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逮捕范制军和于成龙!”巴尔特忽然用“河南话”大喊了起来。
底下的列队的“洋八旗临时奴”们似乎早就在等着巴尔特的命令,他的喊声刚落,一群洋八旗已经抽出腰刀或端着火枪向范承谟、于成龙两个人扑上来了。
与此同时,巴尔特等人乘坐的那条大船上也突然响起了听上去非常可怕的“秋秋秋”的怪叫声,然后就是十几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焰,扑向招宝山炮台。
而其余在码头上列队的“洋八旗”,也忽然开始发难,端起火枪、抽出腰刀,喊着“反清复明”的口号,或是扑向范承谟的戈什哈,或是冲向招宝山。
已经被两个“洋八旗”拿下的范承谟都懵了,还在那儿问:“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巴军门,你一荷兰人,为什么要干反清复明的事儿?”
菲戈接过了范承谟的问题,苦笑着道:“范制军……巴军门不是荷兰人了,他现在是中国人了,一个一心一意要反清复明的中国人!”
“这是为什么?”范承谟还是不明白。
“哈哈哈,因为巴尔特和菲戈两个洋八旗在十五天前让咱们大明的水师击败,还当了俘虏……为了活命,他们都当了贰臣、三臣,现在是大明的臣子了。”
大笑着回答这个问题的,是个正从战船上走下来的“砍人儒”,红袍黄巾,长剑空锤,面相狰狞,正是刀疤荣邱荣。
都市喵奇譚
原来巴尔特和菲戈当日被俘后,很快就和其他的“洋八旗俘虏”一起被带回了三都澳——人数其实并不太多,也就是五六百,因为当日被打沉的大清南洋水师的船只只有六艘,也就是冲在最前面的六艘。其它的船看到苗头不对全都逃了……只不过它们没有逃回宁波,所以范承谟、于成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
而这些俘虏抵达三都澳后,为了活命,全都跟着巴尔特、菲戈一起表示要干“反清复明”的大事业了。
于是朱和墭就大发慈悲,把他们统统编入了苍井联队——现在登岸的一千多“洋八旗”,大多都是苍井联队的人。
而巴尔特、菲戈在投靠大明后,当然将招宝山炮台的布防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朱和墭、邱荣等人。
原来这座招宝山炮台还是有点料的,它是在明朝镇海炮台的基础上扩建的,而且是由巴尔特亲自设计,由范承谟亲自督建的。虽然还是有点仓促和简易,但只要守军够坚决,还是挺难打的。
所以朱和墭当即就制定了一个奇袭计划,出动了苍井联队冒充洋八旗,还让巴尔特、菲戈带路,又挑了十五条西洋式的战船,让邱荣带着一块而去偷袭……先偷袭定海,然后再来偷袭宁波。
与此同时,朱和墭还亲率一镇陆师走温州、台州一路北上,直扑宁波,还派出大量海军船只运载另一个镇去占领定海,并且在绍兴、海宁、嘉兴、松江等处登陆,以便向宁波、杭州的清军施加压力。
邱荣这时已经到了范承谟和于成龙跟前,笑着问:“你们俩谁是范承谟?”
范承谟哼了一声:“本官就是大清浙江总督范承谟,要杀就杀,本官是不会投降的!”
邱荣笑着不摆摆手:“姓范的,你想什么好事儿?你是范文程的儿子,还想投降?本官找你只是要押着你去劝降别人的……”他这是又问于成龙,“你是谁?你爹是不是大奸贼?”
“下官姓于,名成龙,家父不过是个寻常书生。”于成龙连忙解释道,“下官是顺治初年考入国子监的。”
在朱和墭这边汉奸也是分大小的,如三顺王一顺公,还有李永芳、孙得功这些人的子孙,还有范文程、宁完我的子孙,当然是大奸了!
除非立下大功,否则是不饶的。
而于成龙这样的,大清入关后考试做官的家伙,那就是小奸,还是要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的——如果他们真心改过,愿意为反清复明贡献力量的话。
毕竟这样的“小奸”太多了,要一律消灭,那就树敌太多。
而且其中的确有许多人在清廷心在明的,其中甚至还有被迫降清的英雄之后。譬如李定国的儿子李嗣兴现在就在清朝那边当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