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渾道章
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
童合、知窈两个人在离开张御的庐帐之后,并没有选择原来张御给予自己女儿童泌的庐帐居住。
这几天的工夫,管家已经在这里另行搭建了一座简易居地,尽管在他们的眼中十分简陋,但对贫民窟的人来说已经是十分坚固的住宅了。
童氏一家住进来,随时留意外面的变化,因为他们清楚,最迟不过今晚,这座城市的未来便就会决定了。
而在这个时候,从市厅署出来的大灵往城西方向跃来,童氏夫妇二人一时只觉灵性警钟大作,身体之中的灵性力量正向他们疯狂示警。
而他们身躯也都是同时摇晃起来,像是陷入了到了波涛汹涌的海浪之中。
这绝对是有大灵正向着他们这里过来,而且不止一个!
在这样的威压压迫之下,他们第一念头就是逃跑,但是身体却是丝毫不听使唤,而且由于受到了生死压迫的缘故,他们血脉底层的灵性也是一起飞腾了起来,身躯微微变得透明起来,在灯光之下散逸出丝丝蓝光,竟然是不由自主进入了灵化之中。
而他们的一对子女同样也是同样受到了灵性的刺激,可是因为他们血脉没有成熟,所以只是身躯之上绽放灵光,情形并没有他们二人那般激烈。。
他们这里灵性一散发,却是形成了最好的坐标,飞来的三个大灵不用看地图上的标示,就对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而来。
与此同时,退出城外的巍桉等道庐之人身前摆放着一个罗盘,此刻罗盘上的玉勺开始急骤旋转了起来,盘面本身也是喀喀裂开了丝丝细缝。
虽然这东西坏了,可是大灵的灵性威压实在是太显眼了,哪怕隔着较远的距离,他们这些修道人都能看见那冲天的灵光,灵性还散逸出了城市,把周围数千里都是笼罩在内。
这至少是数头大灵了,他们怎么也是抵抗不了的,就算道庐有千年前留下的法器也对抗不了。
而他们所带的法器由于在古时曾诛杀过大灵,十分容易吸引到这等灵性生灵过来,好在有铅汞阻隔,这些大灵就算察觉到地图上空缺一块,可没有发现具体东西也不会去管,所以他们暂时是安全的。
现在他们更为担心的其实是城内的生民,他们没想到市署厅发动的这么快。
巍桉想了想,道:“准备,诸位,做好准备,要是情况有所不对,我们就立刻赶回去。”
那年轻弟子道:“老师,不按照与丹都的约定么,要等他们的家族仪式举动,然后里应外合一起动手么?”
巍桉道:“我就怕他们提前发动,或是出了变故,丹都能不能传讯出来,也是一个问题。”
张御坐在庐帐之内,大灵的到来他便知晓了,在他心照之中,三个大灵就如同三个通明的灯火,想忽略都是不成。
这时他看向案上的琉璃瓶,内中装着之前捕获的那一头大灵,童氏夫妇并没有将之带走,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处置,也或许是不敢处置。
而眼下,他则是一挥袖,却是直接去了瓶塞,将之开了。
里间的大灵一眼去掉了束缚,便化一道灵光喷涌而出,急着想出里间脱身。
张御却是动作舒缓的伸手一拿,这头大灵所蕴藏的灵性力量不由自主被牵引了出来,并在此刻发生了极为剧烈的震荡,这等震动发生的同时,便有一股玄异力量向外传递了出去。
这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搅动,一圈圈的水纹向外扩散着。
市署厅与城西看着距离远,上层力量不过是转瞬即至,此刻那三个大灵此刻已是到了近处,但是其等一靠近,灵性之中传递入了这等震荡,瞬时之间竟也是一同共鸣了起来,并且越来越是趋同,好似被牵连到了一起。
张御这一次并没有用他的本身力量去降伏这些大灵,因为他清楚这里受到上层灵性力量的笼罩,厉道人等人还算好,要是他以心光神通出手,指不定会引来干扰,纵然能压下这几头大灵,下来可能也会频频受针对。
但他还掌握有运用至高之力的办法,故是此回他直接牵动神异力量去压迫这几头大灵。
而他是修道人,对于神异力量的运用也是相当巧妙,绝非粗暴的直来直往,此前他先是观察了琉璃瓶中大灵的特性,现下则用大道之印观闻判别出了外间这几头大灵与其的异同之处,下来轻而易举就能将施加于琉璃瓶中大灵的手段,再利用灵性同一的特点将之反渡入外来大灵的身躯之中。
故是在他一拨一荡之间,三个大灵与那个本被囚禁的大灵,其灵性在此一刻竟被连成了一个整体。
随后他再是一指,像是百川入海一般,这几头大灵一起投向了那只琉璃瓶中,只一会儿便悉数入内。
Helltaker推特短篇集
做完此事后,他再是从容一拂袖,隔断了琉璃瓶的出入之门,这个动作自然舒畅,毫无烟火气,那些个大灵看去倒像是早与他有所约定,自己主动配合来投一般。
此时此刻,童合,知窈二人的灵性因为三个大灵的消失,失去了警兆的刺激而骤然消退下去了。
这就像万顷水流汹涌向下,陡然在前方变作了往下跌落的瀑布,那种空落之感让他们一阵空虚和茫然。
直到过去了好一会儿,他们才缓了过来。
童合惊疑不定道:“方才发生什么了?”
他知道是那是大灵到此,本来想反抗,可当时发现自己丝毫不动不了,灵性反而是在急骤攀升,那样下去就算活下来也是一头灵性生物了,心中本来不免有些绝望,可是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就又恢复了?
知窈也有些不确定,她看向对面张御所居住的庐帐,心中有一个答案,但是不敢相信。
她道:“大灵刚才一定是来过了,到底怎么样了,我们可以去问一问,相信那位张道师是知道的。”
童合迟疑了一下,道:“我们去问一声?”不知道这个答案,他心里总是有些不放心,方才那等感觉实在把他惊吓到了,他不想再去尝试一回了。
知窈幽幽道:“让仪虹去吧,我们就别出面了。我们身上的灵性反应这么激烈,也不知道这位会不会把我们也视作敌人。”
市署厅这边,厅署内包括市长丹伯户等人此刻都在等着结果,他们目注着那汹涌灵光向着城西汇聚而去,本来都是露出期待之色,可转瞬之间,所有的灵光一起消失无踪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唯一区别,就是城西的阳光更耀眼了。
这就像是掀起了一阵过境狂风,然而结果却是只落下了几滴雨水,下来就云开雾散了。
所有人在等了一会儿后,见没有任何后续回应,顿时感觉不对了。
“怎么回事?”
“大灵去哪里了?”
市长丹伯户凝视着前方,道:“看来我们对这个道师的判断有疏漏,那几个大灵可能也被他控制住了。”
大多数署员听了他这话,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大灵已经是目前他们所能接触到的最顶尖得力量了,世上的确有力量可与大灵对抗,可是于无声无息便数个大灵的进攻化解,甚至连半点余波都没有泛起,这力量明显超出了他们的认知。
市长丹伯户则是知道的更多,他道:“据说这个人是从高山上来的,眼前情形看,这人很可能携带有厉害的法器,或者这位本身就是某位仙师的化身,过去也不是没这个例子。”
都市聖醫 番茄
他们知道山中有着数位仙师,被认为是有着能克压大灵的能耐,也就是他们的存在,灵化推进很缓慢,但是这百年来,这几人却是逐渐不见了影踪,高山上也许久无人下来了,这才导致了灵性的活跃。
如果落在城西的这位真的是他们想的那样,那么他们今次的计划必然受阻。
“那怎么办?”
“还是继续么?”
“没有大灵,我们抵抗不了他。”
署员你一言、我一语传递着灵性语言,毕竟还有着血肉在声,丹伯户能察觉到一股名为恐慌的感觉四周蔓延。
他道:“其实我们不用怕,这个人为什么在那里没动,可能是其本身有着什么限制。也可能是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。”
有一名署员道:“如果是这样,那么他一直在那里,我们就一直等下去么?修道人的寿命可是很长的。”
丹伯户道:“我认为这样的人所要顾虑的是整个世界,世界上这么多城市,他应当不会只盯着我们这里一个,他来这里可能是因为道庐被驱逐的事。”
那署员道:“我们可以把道庐找回来,等他离开之后,再继续进行仪式。”
丹伯户否决道:“这样的做法就太软弱了。我们是靠什么才能吸引来大灵?就是灵化仪式,这些大灵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倚靠,所以非但不能停下,还要继续。我们可以将这件事告诉更多大灵,让它们来解决这件事。”
他背转身过来,看着所有的署员,背后是流淌着雨幕的琉璃幕墙,“今晚的仪式照常进行。”
比這更甜的東西
……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