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仙在此
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
公孙龙泉曾经发誓,只要能够让自己报仇,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都心甘情愿。
大俠請選擇
无数个午夜梦回,那些死去的同门,师兄师妹,还有师父师娘等人,满脸血污地出现在梦境中,让她哭泣着从梦中醒来。
那些死在农家人手中,死在农龟忝手中的至亲们,如今依旧在地狱中哀嚎。
当初的一幕幕,化作记忆的汪洋,将她淹没。
她为了报仇,不惜化身舞女,不惜投靠花舞剑,做了花家的走狗……
她付出了一切,也做好了在漫长的岁月里煎熬的准备。
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想到,复仇的一刻,竟然来的这么轻松,这么快。
她低头俯瞰农龟忝。
無限大抽取 木與之
这个在平日里需要她仰视的仇人,此时如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样,身躯抽搐,脸上写满了惊恐。
“不,不要杀我。”
機甲大師
农龟忝咬牙,道:“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……我们可以好好谈谈,没有必要到鱼死网破的一步。”
他还没有认出公孙龙泉的真正身份。
根本没有把她和无双剑宗的遗孤联系在一起。
“呵呵,呵呵呵……”
公孙龙泉手中的剑,猛然刺下。
双剑没入到了农龟忝的眼眶中。
“啊……”
惨叫声如同杀猪。
但对于公孙龙泉来说,这声音是如此美妙,宛如天籁。
她凑近了,低声在农龟忝的耳中说了几句什么。
农龟忝身躯微微一颤。
“你……不可能,无双剑宗不是都已经……”他声音嘶哑。
强大的生命力和肉体,让他眼眶中的伤势在快速愈合。
公孙龙泉双剑不断地斩击。
噗噗噗。
血水飞迸。
农龟忝的身躯被她疯狂地斩为肉酱肉泥,但强大的生命力让他再度快速地愈合,然后再被斩碎。
她在疯狂地复仇。
周围众人看的心惊肉跳。
这是要把农龟忝杀一万遍的节奏啊。
“别杀了,别杀了。”
林北辰拉住她,道:“你这样是杀不死人的。”
说着,他直接倒上去半桶工业酒精。
然后用打火机点燃。
“啊,啊啊……”
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农龟忝的身躯开始被焚化,就连精神也不例外。
工业酒精可是连帝境强者的灵魂都可以杀死,专门作用于灭杀神经系统。
燃烧起来,效果也惊人。
片刻后,农龟忝就不叫了。
准确地说,是成了一堆灰。
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公孙龙泉脸上的狰狞,逐渐消退。
她收起双剑,看向林北辰。
“现在明白了吗?什么是真正的报仇。只有计谋不行,躲在暗地里算计,那是弱者才会做的事情,真正的强者,左手权力,右手实力,两者合二为一,就可以站在光明之中横推一切敌人。”
林北辰道。
“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公孙龙泉衷心承认。
大仇已报。
不但杀了农龟忝,还将其以帝皇律法的名义,钉在了罪人的耻辱柱上。
这个结果,比她最乐观的想象,都要更加完美。
林北辰蹲下来在骨灰里摸了摸。
没有摸出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这货难道没有在体内蕴养什么宝贝吗?
为了确认,他甚至还抓起骨灰,撒了几把。
真没有。
不会是被烧掉了吧。
嗯,以后不能再轻易用工业酒精烧人了。
林北辰默默地想着。
殊不知,他这一番动作,看的其他人眼皮子狂跳,一阵阵的毛骨悚然,一阵阵的窒息。
太残忍了。
太邪恶了。
杀了人,烧掉尸体,还要扬骨灰。
这是真正的挫骨扬灰啊。
什么仇什么怨,真的是绝了。
张、赵、王、马四大狗仔眼皮子狂跳,心中发誓以后绝对不能违背局长大人的意志,否则下场只怕是不会比农龟忝好多少。
就连公孙龙泉,也怔怔地看着林北辰,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的寒意,这个男人太可怕,千万不要得罪他。
“多谢。从今以后,我就是你的人。”
她低声地道。
林北辰看了她一眼,道:“记住你说过的话。”
他指的是那个情报小组的事情。
然后一挥手,道:“进攻,彻底拿下千寿居,如有反抗者,格杀勿论……抄家,不要放走一个恶徒。”
“遵命。”
四大马仔带着特法局的强者,如狼似虎地冲进了府邸中。
之前反抗者,此时已经纷纷器械。
特法局真的是凶名在外。
须臾。
整个千寿居被彻底控制。
大门口,一张张告示榜单悬浮。
光影流转之间,昭告的全部都是农龟忝的罪行,一桩桩一件件,证据确凿,没有一点点冤枉。
这让围观的路人们,纷纷震惊。
“原来农家做了这么多的恶事。”
“农龟忝真是禽兽,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?”
“该杀一万次啊。”
“按照帝皇的律法,应当诛杀整个农家,李局长只是将农龟忝挫骨扬灰,真的是太便宜他们了。”
“为民做主李少非。”
“会是一个真正的好官吗?”
各方议论纷纷。
公孙龙泉面色复杂,但心意却非常坚定。
在她看来,李少非如此大张旗鼓地干掉农龟忝,目的可能会有很多很多,但他让自己亲自出手享受复仇的快感,何尝在公众面前不是将她的立场逼至绝境,彻底绑在他的战车上?
重生之破爛王 鋒臨天下
但她不在乎。
为了报仇,她可以放弃一切。
是李少非帮她实现了夙愿,所以如今,哪怕是让她现在为李少非去死,也是心甘情愿。
从此之后,此身将为李少非为用。
嗖嗖嗖。
远处流光闪烁。
急骤的破空声响起。
三名农家的强者来势汹汹地闪烁现身。
为首的人,容貌俊朗威猛,身高近两米,金色长发,白种人的特征,身着墨绿色甲胄,气势外漏,一看便是那种久居上位一言而决人生死的大人物。
他正是当今农家的家主‘农斯’。
也是农龟忝的父亲。
更是赫赫有名的荒古族强战帝者之一,是真正成名已久的老牌帝者,被荒古族强势认证过的,号曰‘血帝’。
与黑石帝、天厌帝等人身份相当,与刀枪剑这样的散修帝者截然不同,地位极高。
落地的瞬间,‘血帝’农斯眸光一扫,就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。
尤其是那一张张悬浮在千寿居外面的炼金告示和悬榜,瞬间就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。
“这个李少非,欺人太甚,家主,待我冲杀进去,将这些特法局的杂碎,统统杀了,为龟忝报仇。、”
一名太上长老气的浑身发抖。
农斯收回目光,道:“回去。”
话音落下。
他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,直接原路返回了。
其他两名长老,咬牙切齿,但最终还是不敢违抗家主的命令,也随之转身离去。
公孙龙泉看到这一幕,并不意外。
对于农家家主来说,这个时候离去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若是他真的不顾一切地为儿子报仇,那才是真的蠢。
而随着农斯三人的离去,接下来,对于李少非来说,真正危险的时期才到来。
农家的报复,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彻底疯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