諸界第一因
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
天地之间,自有万类万灵,人有其命,狗自然也有。
未曾跨过仪式之前,看不到罢了。
地渊一战,他险死还生,落了一身重创,可成果也非小,不但可观己身之命数改易之,更可横跨类别了。
万类有别,算命的大师未必能相马,相马的大师,也未必知猫狗,术业专攻,隔行如山。
但此时,杨狱心念一动,已瞧见了这条半大黑皮的命数来。
【黑皮狗】
【命格:无】
【命数:二灰一白】
【贱命(灰)、护主(白)、狗烹(灰)】
“这狗的命……”
杨狱尚不知道狗命有没有高低之分,但人若是这么三个命数,那可谓是极惨淡了。
不过……
“以我如今的神通层级,尚且无法赋予除却活死人、我自身之外,其他人命数,但这狗,似乎可以?”
杨狱一招手,那小黑皮夹着尾巴要跑,却被一股气流吹卷了过来。
它先是一僵,一抬头顿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,嗷呜呜的乱叫起来。
“它这三条命数,看上去都没什么用,那就随意换一下?只是,人的命与狗的命,通吗?”
無良寵妃:賴上傲嬌王爺 竹音
轻轻抚过黑狗的毛发,杨狱心中自语,转瞬就不在意了。
这些日子,他看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人的命数,其中比这狗命还贱的,也不是就没有……
命数这玩意,似乎就不论种族?
……
……
一路没有停歇的狂奔回家,直至关上房门,贾六的一颗心还在‘砰砰’乱跳,思及之前所见,着实有些心惊肉跳。
一个人的呼吸,居然像是狂风呼啸,体温能够炙烤河流,这样的人,不要说见,就是村里长辈们口中都不曾听说过。
咕咚咕咚~
连灌了一大碗水,才稍稍平静了些。
“不成啊,那人要是对村子不利可怎么办?”
来回踱着步,一咬牙,贾六推开门,匆匆跑向了村长家。
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贾沟村虽不过几十户,家家沾亲带故,村长自然也是有的。
“三叔,三叔!”
贾六推门而入,院内,一个山羊胡老者慢慢悠悠的打着养生拳,瞥了他一眼:
“你啊你,马上二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毛躁!你得学三叔,天塌下来,心里也是那个,丝毫不怕……”
“……三叔,是这样。”
贾六一头汗没落,忙将自己之前的所见所闻尽可能的快的说了一遍,着重提了一下绣着怪鱼的红衣服。
女仙紀 小說
“什么?!”
山羊胡老者听得眼皮狂跳,猛的一扭头,‘咔吧’一声闪了腰。
“三叔!”
“哎呦!俺这老腰!”
贾三疼的龇牙咧嘴,脸色大急:
“你,你说那人衣服上画着什么?”
贾三吓的一哆嗦,他不是个很有见识的人,年少时出过那么一两次山而已,可‘飞鱼服’多大的名头,他一听心里就冒起了火来。
“像是鱼,又像是蛇,还有着翅膀,怪模怪样……”
“俺的娘!”
贾三听得差点晕过去,好半晌才发出一声叫唤来:
“飞鱼服,夭寿了,夭寿啦!……”
他不知道飞鱼服的颜色代表什么,可锦衣卫代表什么,他能不明白?
他们祖祖辈辈,四百年里,可都没有见过这般大的人物。
这难道是来抓他们徭役的?!
逃避徭役,可是大罪!
这一吓,贾三魂都差点吓丢了,呼喊着叫贾六和家里的娃子带上值钱的财货,火急火燎的跑向了水沟泉。
夜飛葉 小說
邪王的废材狂妃 小说
“真是个大人物……”
贾六头前带路,心中也是发毛,他还是头一次见自家三叔这般慌张。
“啊!”
突然,一声惊叫传来,贾六一个踉跄回头,就见得自家三叔狠狠摔了一跤,满身泥土,指着他,吓的脸色煞白。
“身,身后……”
“什,什么?”
贾六被他吓的心中发毛,僵硬回头,就觉眼前一黑,几乎跌在地上,腿脚发软。
“我&*)%*”
三魂走了一个半,贾六差点被吓死,在他左前方,不知从哪里扑出来一头庞然大物,大如牛犊,浑身乌漆墨黑,两眼冒着绿光,活脱脱一头怪物。
“呲溜!”
直到那腥臭的大舌头在自己脸上舔过,看着它那摇的好似风车的大尾巴,贾六猛然间想起什么,震惊的头皮发麻:
“小,小黑?!”
“过来!”
有声音平平响起,大黑狗一个激灵,呜咽着跑了回去。
“是,是他?!”
贾六惊魂未定,贾三也头皮冒汗,叔侄俩面面相觑好一会,才互相搀扶着,战战兢兢的走到山丘后。
清澈的水沟泉畔,白雾缭绕,其间一袭红衣盘坐,呼吸吐纳间,山间的风与雾皆动,宛如传说中的谪仙人。
“飞,飞鱼服。”
贾三下意识的屏住呼吸,好一会才麻着胆子走上去。
贾六,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大黑狗,心中惊骇已极,想说什么,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自己这一来一回,难道过了好几年?
可也不对啊,就算是几年,黑皮也长不到牛犊子那般大啊……
“呼!”
“吸!”
杨狱眸光开合,调息的同时,也打量着那不住摇尾巴的大黑狗。
重生之御醫 夜的邂逅
命数最为立竿见影的提升,是血气,尤其是低层级的血气,只需要有丹药,几乎没有什么瓶颈可言。
不过,孤证不举。
他目前尝试过的,一个是活死人,一个是这大黑狗,都不是人,他也拿不住放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效果。
但至少这大黑狗的提升是极大的,一条气血如牛的命数,加上十多粒益气补血丹,就在一个时辰中蜕变成如此模样。
这让杨狱有些惊讶,这个惊讶不在于命数的立竿见影,而在于丹药。
任何丹药都可在一定程度上充当食物,且远比寻常食物更饱腹,这点他自然知道,但能完全补充黑皮狗蜕变所需,就让他有些诧异了。
‘这益气补血丹,怎么感觉更适合狗……’
念头闪过,杨狱看向来人。
“大,大人。”
贾三麻着胆子打招呼,被杨狱瞥了一眼,好悬没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见他不堪,杨狱没有说什么,只是询问他此处是什么地界,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后,杨狱眉头就是一拧。
猿鸣谷下的水脉太过庞大,分支太多,他这一冲,居然将他冲出了近千里之外,难怪他无法沟通活死人。
这个距离,着实太远了。
“大人要不要去俺们村里坐一坐……”
见杨狱陷入沉思,贾三试探着问了一句,但得到准确答复后又后悔不迭,但也没敢反悔,战战兢兢的请这尊大佛进去。
杨狱打量着,这村庄不大,样式却是非常老,很有些前朝的味道,显然很是与世隔绝了。
一路上贾三旁敲侧击,知晓杨狱不是为他们而来,也就松了口气,为他介绍着村子的事迹。
顺便嘱咐人去烧几大锅热水。
“那是?”
杨狱神色突然一动,看向了村落正中的一间土庙,那庙宇很小,充其量容纳两三个人,其中摆放着一座不同寻常的‘神像’。
这年月,拜神求佛者不计其数,杨狱这些年也见过不少,可但凡神像,或是威武神圣,或是凶恶霸道,或是慈眉善目。
可眼前这尊却不一样,其衣衫半露,也不正襟危坐,而是斜躺在莲台上,半面含笑,如慈悲大士,半面狰狞,显白骨怒目。
一眼看上去,就有种说不出的妖异奇诡。
隐隐间,还有些心悸与忌惮……
“这是白骨菩萨,慈悲大士。”
贾三敬畏的躬身,遥遥三拜后,方才起身,低声诉说起关于这位神灵的传说。
白骨红颜破,菩萨不成佛。
白骨菩萨,相传乃是远古之前一位佛门大菩萨,因见人间苦厄,心中迷惘,质疑佛陀被贬斥幽冥地狱。
“菩萨于地狱中尝尽人间、地狱万般苦楚,流下眼泪,言说人间但有灾厄,菩萨永不成佛。”
贾三说着,又是三拜。
前朝的神灵……
杨狱记下这尊神像的模样,准备回青州后去案牍室查查卷宗,却也没有再多问什么,就住进了贾三腾出来的房屋。
未多时,已踏入浴桶,浸泡药浴。
足有月余不曾浸泡药浴,杨狱颇有些怀念这种滋味,没有药材,就捏碎了一些丹药、伤药浸泡。
静坐浴桶内,调息疗伤。
他的伤势极重,外伤也就罢了,皮膜之损,以换血武者的强大生命力,根本算不上多么严重。
但五脏与筋骨的伤势,却非一朝一夕可以痊愈。
当然,若是能寻到秦姒,那自然不必说……
“秦姒。”
默默的念叨着那位女子,杨狱心中泛起波澜,地渊之中,若非有着秦姒赠予的玉佩,他即便知晓旱魃的破绽,也根本无从下手。
旱魃那三尺禁地,百锻玄铁都可消融,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可以触碰的。
“呼!”
杨狱一心两用,一边调息内息疗养伤势,一边望向了伏在一侧的大黑狗。
此时的大黑狗,不服之前的干瘪瘦弱,壮如牛犊,毛发油亮不说,一双眼睛,似乎都变的灵动了许多。
“随着换血层级的不断提高,这条狗,会不会成精?”
……
……
四更完毕,求一张保底月票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