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求仙緣
小說推薦莫求仙緣莫求仙缘
烟花过后,万籁死寂。
太古毒火不知存在多少万年,受两界挤压,无时无刻不在吞噬地底深处的毒瘴之气。
内蕴毒瘴之气,可谓恐怖。
即使以莫求的肉身强度,只是神念稍作试探不做其他,都会身躯僵硬,心泛大危机。
一遭爆发,威力可想而知。
一等狂妃,至尊三小姐 小说
方圆数百里内的生灵,被其一扫而空。
十一阶赤火神龙祝炎若是完好无损,兴许还能逃过一劫,奈何它此前就已身受重伤。
其他龙族更是不济。
除了十阶龙族还能抵抗片刻,剩下的数百头龙族,在区区几个呼吸间,就销骨噬肉。
化作虚无!
毒火气泡威力了得,却也因为内蕴毒气太强,灭绝生灵之后,没有留下丝毫的残余。
即使外围有少许血肉留存,也遭毒气侵蚀,不复堪用。
龙珠龙魂,更是丝毫不剩。
“可惜!”
惊讶过毒火气泡的威力后,莫求心中难免有些遗憾。
数百头龙族,其中不乏九阶、十阶的存在,若是能留下精元,全真道百年内定不缺金丹。
左岸深刻,右岸清歌 小說
即使是元婴真人,也未尝不能出现一两位。
回过头来,场中一干鬼物和先民遗族,依旧目泛惊恐,似乎犹为眼前的一幕而震惊。
诚然。
刚才那一击。
五团毒火气泡爆发,威能怕是已经堪比金存在于传闻中的十二阶龙族之威了。
“走!”
莫求收起法身,出现在众鬼面前:
“这里动静很大,用不了多久就会引来龙族追兵,先离开再说。”
“不急。”帝喾闻声回神,眼神闪动,转身看向场中其他兄弟姐妹,声音略带逼迫:
“诸位,把手上的龙族精血交出来吧!”
众鬼一愣。
再看周遭。
虽然没了龙族追杀,但先民遗族连成片的气息笼罩全场,更有面色冷冰冰的莫求立在一旁。
一时间,无鬼敢说一个不字。
“哼!”
蒙山冷哼,猛然甩出一个兽皮袋:
“帝喾,你运气不错,只希望他日成为鬼王依旧如此,阴间可没有什么帮手能助你。”
“那也未必。”帝喾笑着接过兽皮袋,再看向其他鬼物:
“诸位……”
“哼!”
一干鬼物个个面泛不忿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把收集到的精血抛来,然后才相继离开。
目送众鬼远离,莫求看向帝喾,慢声道:
“你应该在他们身上设下禁锢,像今天这种的机会,以后怕是不会再有了。”
“不用。”
帝喾垂首,声音中带着些许悲凉:
“鲁王血脉,每一位的生死都掌握在每一代鲁王手中,无一例外,我……也是一样。”
“不然,你以为我们为何如此搏命?”
“是吗。”莫求了然:
“原来如此。”
…………
十一阶龙族,即使在八部天龙族裔,也是极其稀少的存在。
因为某些原因,十一阶龙族不便现世,所以十一阶龙族,就是此界最为顶尖的战力。
死一头,都是大事。
更何况还有数头十阶、数十九阶龙族,一同身陨,葬龙天数万年,怕是从未有过。
此番事发,定然引得龙族躁动。
冰、火、土、风四部天龙纷纷派遣龙族赶来,探查缘由,更是传讯四方龙裔、御龙使,搜查附近异常。
也是幸亏有凤族入侵,八部天龙的注意力大部分被凤族吸引,这才没能太快做出反应。
先民遗族,才得以四下散开。
一干鬼物更是隐匿藏形的高手,在知晓无望鲁王之位后,早已藏身暗处,静候回返之日。
两个月后。
某处山头。
“嗡……”
虚空震颤,霞光涌动。
一时间地涌金莲、天降五瑞,方圆百里万物生机焕发,有灵之物大开灵窍,明悟本性。
异象核心,一道霞光直冲天际。
霞光正中,是一个三寸婴儿。
婴儿身披道袍,头戴璎珞,面如白玉,双目紧闭,十指掐诀,口诵真言,正是万象。
“呼……”
伴随着婴儿肚腹起伏,周遭霞光陡然一聚,尽数融入婴儿体内。
“唰!”
婴儿睁眼。
双眼犹如七彩琉璃,闪烁着玄妙之光,好似内蕴天地大道,让人看上一眼就会沉迷其中。
“恭喜!”
莫求的声音在远处响起:
“恭喜道友证得元婴,道途再进一步,大道可期。”
“莫道主。”万象侧首,元婴猛然朝山体内部缩去,随即本体遁石飞出,跃至高空:
“此番惊险,现今想来依旧胆颤心惊,幸亏听闻道主讲法,我才没能迷失心神幻境之中。”
莫求进阶元婴之后,曾与对方分享过进阶的经验,因亲身经历,所以讲的更加明白。
说着,他朝莫求正色拱手:
“万某能有今日,多谢道主之助!”
“道友客气了。”
莫求单手虚托,止住万象的动作:
史上 最強 贅 婿
“同为太乙宗门人,自当守望相助,不算什么,道友能有今日,当谢自身往日勤勉。”
“哈哈……”
万象朗笑,停下动作:
二十九 小說
“多说无益,此恩,万某记在心里。”
“对了。”
“这段时间,那帝喾境遇如何?姜族可曾散开?”
“说来话长。”莫求面露沉吟,伸手一引:
“我们边走边说。”
“好。”
万象点头。
……
1 8
“击杀龙族之后,为防止追兵赶来,大部分先民遗族已经离开,短时间内不会汇聚在一起。”
“姜族也是如此。”
“姜元、凤蓝等人各领一脉,朝东南、东北迁徙,另有一脉跟着先民遗族,行向更远处。”
莫求悠悠开口:
“他们会走上数年,直至寻到合适的地方才会定居,而且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都不再相见。”
这种事,对先民遗族来说很是常见。
有许多先民遗族,祖祖辈辈都在路上,寻觅着祖先的血脉,响应着主脉传来的号召。
每到一处,他们都会暗中传授人族文字、法门,讲述远古之时人族奴役龙族的过往。
然后留下种子,招收族人,再次行往下一刻地方。
数百万年。
人族就靠着这种可以称之为愚笨的法子,施展保留着传承,让先民遗族的血脉不曾断绝。
万象抬头,目视上方昊日,眼眶泛热。
“那孩子哪?”
“那个……”
“名叫姜尚的孩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