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全知者
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
继黄极之后,象牙天也踏入七元,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。
大家内心还是相信他们之中迟早有人能踏入七元的,如果绝无可能,那他们还坚持个什么劲儿?
黄极与象牙天的成就,彻底打破了星空侧永远卡在六元的谣言,众人士气为之一振。
“不愧是象牙天,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!”象牙御座的六元邪神们,纷纷祝贺。
不过,也仅此而已了。
尤其是紫微那帮人,显得极为平静,在他们眼中,七元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了。
时代变了,学会了神圣几何体,他们总有一天也能达到七元,甚至八元九元。
象牙天见大家只是简单祝贺一下,顿觉索然无味。
为了这一天他努力了好久,本以为创造历史,震古烁今,却没想到打个盹的功夫,冒出个后起之秀,抢先一步踏入七元。
他暗想,终究人们只会震撼于那第一个吧。
“嘁……”象牙天定了定神,冲黄极一笑,也不恼。
他与博奥一样,早已不会轻易恼怒,而作为至强者,他的自信是无与伦比的。
虽然不知道黄极走的是什么路,但只要自己有路,就不会羡慕别人。
纵然一时落后,也坚信迟早能反超。
他认定虚空化这条路,绝对是光明大道。要知道从七元到八元,虚空是没有瓶颈的。
只要再现这一次的成功,他踏入八元不成问题。
反观黄极既然是星空侧,那纵然惊才绝艳突破了六元瓶颈,也照样会卡在七元瓶颈上。
“虚空死刑已经逼近我们,祂的处刑场种类数以万计,虽是七元,但不可小觑。”
“身后更是有虚空恐惧在逼近,那老牌八元支配者,绝不可硬抗,当速速避战!”
象牙天两只大耳朵,扇出一片星图。
这星图竟然是实时动态,上方有诸多黑点在移动,乃至跳跃。
可以见到,数以万计的黑洞朝他们靠近,其中代表虚空死刑与虚空恐惧的黑点,一前一后,距离他们不足十万光年。
“我们去这里!”象牙天指着一片大空洞区域,那里暴乱虚无,时空奇形怪状,充满大破灭的能量风暴。
“好去处!”许多六元邪神纷纷赞同。
苦影凝重道:“这是上一次动乱的主战场之一,两尊八元存在将那里的时空打得粉碎,足以撕碎整个宇宙的能量以光速膨胀……形成了直径六亿光年的毁灭禁地。”
“我们还行,但四元以下的邪神恐怕撑不住。”
伟大灵魂海有许多古战场,那里呈现着种种极端环境,与毁灭性的能量。
要知道星神就可以破灭时空,激发出超量级的毁灭打击,一个原子大小的时空,就蕴含超出宇宙所有表面物质的能量,何况超维者?
超维者制造的恐怖禁地,往往还充斥着种种高级邪神能量与物质,可以说是低等邪神根本不敢企及的地方。
得亏光速有限,再加上去吸收这些膨胀的能量,不然宇宙早就淹没在无尽爆炸中了。
象牙天飒然道:“宇宙除了虚空的地盘,就只有这种极端禁地空洞无主,不去也得去,没得选,总比面对虚空恐惧要好!”
然而黄极忽然说道:“虚空恐惧不足为虑,我们哪也不去,就在这等祂。”
象牙天嗤笑一声:“你有毛病?不同意就说不同意,何必阴阳怪气。”
他没把黄极说的话当真,毕竟虚空恐惧谁都知道,强得离谱,乃是老牌八元,他们万万不可能是对手。
深空动乱,是虚空的世界大战,他们星空侧就像是一群战争下的难民,想要活下去,就只能不断避战,熬过这段艰难时期。
所以他听到黄极说什么,不足为虑,只当黄极在阴阳怪气。
黄极笑道:“我没有阴阳怪气,我就是要见一个除一个,虚空一统,再造六维,以后再也不会有动乱了。”
“好!”林立叫道:“这即是紫微要做的事,星空侧的未来,是打出来的。”
象牙天压抑着怒火,是,没有阴阳怪气,这纯粹是吹牛逼!
活到他这个份上,漂亮话从来不听,唯有个人的生命与超脱,才是永恒主旋律。
他很成熟的无视了黄极的话,瞥了眼紫微势力不下于自己,便温声道:“不要兜圈子了,你们紫微不就是想庇护低级邪神吗?”
“深空动乱下,所有人都得团结,我岂会让他们送死?每一个人的生产力都很重要,我当然会庇护大家,不然还不如让低级邪神去五维躲避呢。”
林立楞道:“诶,去五维?是啊,你们为何不去五维躲避?”
众人集体无语,惊愕的看向他。
虽然兰绝也是新人,但也想得明白:“林立别说了……五维时空的本体还在六维,若是降维躲避,随便一点波及就可能灭亡。”
“是六维的强者携带着那些时空,才让其不被虚空毁灭的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若是星空侧覆灭,躲在五维的人也全会死,所以即便是弱者,这时候也都在六维出一份力。”
林立一想也是,他们超维上来,就直接在博奥城。
或许荒郊野外也有五维本体,但在战争下,轻易就会毁灭。
宇宙黑脑低维逃避,闭关那么久,不也是在博奥城旗下的五维时空吗?因为一旦爆发惨烈战争,五维时空就是随便被撕碎的粒子。一个个势力虽然收税,但确实也庇护了很多人。
只有星空侧掌握的时空,才是长久的时空。但这就像是国与家的关系,国都要亡了,躲在家里有毛用。
异界职业玩家 涂章溢
象牙天冷笑:“你们紫微就这点眼界?就别瞎出主意了吧!”
“紫微天,你我合力创造一座庞大的七元载具,足以容纳所有人,躲进毁灭禁地。”
“我们就在那里纵观宇宙,保全自己,这才是最佳策略。”
正常来说,这确实是最佳策略,过去的动乱,星空侧都是这么做的。
然而今时不同往日,这场动乱的导火索就是黄极,他又岂会逃避?
“星空载具是个好主意,能把大家的力量凝成一股,不过不是用来逃跑。”
“你能保证去了那毁灭禁地,就不会有虚空跟过去吗?动乱之下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安全地带,以战养战,方为上策。”
“我们现在能轻易战胜七元,大家也会借此变强,如此继续下去,步步壮大,当八元强者越来越多,以后就再也不用看虚空的脸色了。”
“人终究就得靠自己,想创造新时代,所有人都得拼死一战,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黄极的话,让象牙天无语了。
他倒是想啊,他若能吞噬更多虚空,成就八元不成问题,可他还没有心大到敢在这种时候,成为战场中心。
象牙天愠怒道:“重点是战胜七元吗?是虚空恐惧!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强!”
“不,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强。”黄极不再多说,迸发出了九元气场。
这一刻,所有人再次感受到那震撼古今的气势,超越了神圣宿敌,仿佛在直面宇宙法则本身。
象牙天惊得灵魂颤栗,不光是自己的灵魂,还有虚空化的副人格。
直到这时,一股熟悉的记忆才涌上心头。
这一幕他好像见过,一种极其强烈的既视感,让他从副人格那里,抽取到了黄极之前吊打他的记忆。
“这……”象牙天僵住了,好半天才缓过神来。
他呢喃道:“你不是七元吗?”
“我是七元,但神圣几何体的未知气场冲击,会高出普通构型两个大层次,战力也非同一般。”黄极非常直接地告诉对方,以免他还固守着老想法。
象牙天确实改变了想法,意识到黄极远胜于他。
不过,气场震慑这种东西,空壳子罢了,只能说星空侧的道路,还真有两把刷子。
但他依旧觉得,虚空化才是王道,这毕竟是宇宙主角,难道黄极还能强过所有虚空,强过神圣宿敌?
任何超维者,对于己道,都是坚定不移的。
象牙天定了定神,承认道:“原来如此,你这虚假气场的确厉害,足以威慑大部分虚空,我们的生存概率更高了。”
“有了这招,我们足以在动乱下求存,吓走靠近的一般虚空,何必硬碰硬?”
“就算你我合力,乃至加上所有人,抗衡了虚空恐惧,可然后呢?这是一个八元的问题吗?如今千千万万个古老支配者在向这里逼近,你要把所有人都害死吗?”
黄极叹息道:“虚空恐惧已经到了,一战便知。”
象牙天扭身一看,果然虚空死刑已经到了,而再起身后,有个更可怕的阴影在膨胀。
虚空恐惧,顾名思义,祂拥有一种超强的灵魂因果律,能够物理层面摧毁敌人的心智,比黄极这种震慑气场厉害多了,是真的有杀伤力的!
低于祂的存在,连面对祂的勇气都难升起,何谈战斗?
眼见黄极如此自负,象牙天才不敢赌,当即吼道:“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所有人,跟我走!”
他懒得和黄极废话,一声号令,象牙御座的六元邪神纷纷响应。
第一次的Gal
毕竟是昔日的至强者,威望那是几十亿年的积累,非同一般。
然而,大多数弱小邪神,则没有吭声,反而待在了紫微一方。
“嗯?”象牙天心里一惊,紫微初出茅庐,就有这番威望吗?
他本以为可以强行带走大部分人,没想到只有四分之一,这就麻烦了,尽量还是不要分裂的好。
“紫微天,象牙天,你们都冷静一点,这种时候,所有人都得团结!”诗格慕急了。
她连忙给象牙天传讯,想告诉他黄极的强大,以及神圣几何体的逆天,这样的存在,绝不可能无的放矢。
然而这份通讯,却被更宏伟一股声音覆盖:“留下来,我会保护你们所有人,此战之后,超维可期。”
“对此,我只有一个要求,销毁所有眷族,让生命本源的力量回归灵魂海。”
好家伙,这番话简直是分裂催命符,又添了一把火。
一时间绝大多数养眷族的上位邪神,都绝了跟随黄极的心思。神特么销毁眷族,都深空动乱了,他们恨不得再多养一堆!
此时此刻,只有少数强者,思虑再三后,放弃了眷族,选择相信黄极。
黄极如此强大而智慧,他说留下来自然有他的道理,可能是假的,故意那么说,也可能是有底气。
总之在场有些不是很在意眷族的强者,能思考到更深一层,觉得不要以自己弱者的旧思想,去揣摩黄极这种惊世崛起的强者。
哪怕黄极说的话,严重违背过去的常识,他们也觉得应该是自己眼界问题,而不是黄极愚蠢。
如此智慧者,怎会真的害死所有人?怎会真的选择找死之路?黄极又不是傻子。
但还是有人想不通,他们舍不得眷族,这是自己的倚仗,岂能放弃?当即觉得黄极愚不可及,自大自负!以为自己创造了星空侧的历史,就能天下无敌,妄图征服虚空。
“不必说了,每一次深空动乱,星空都团结求存,结果你竟然在这种时候,还在这野心勃勃!”
“不是我不能与你共事,是你要害死所有人,我不能苟同!”
“想活命的,跟我走!”
要是以前,象牙天只能选择团结,和大家拼死拼活地在夹缝中求生。
可现在不同,他发现自己原来可以自动醒,可选择的方向就多了!
鬼燈的冷徹
如果在星空侧活不下去,他虚空化就是,说不定一醒来,又更强了。
象牙天当即带领了一大群上位邪神,远遁而去。队伍浩浩荡荡,还充斥着无数眷族。
至此,深空动乱下,前所未有的一次大分裂出现了。
这让林立十分感慨,过去黄极从来都是庇护所有人,可在六维,他学会了放弃。
象牙天,帮助黄极将一些人剔除了出来。
不过,黄极最后还是说了一声:“若无路可走,便落回三维,可性命无忧。”
这番话没人回应,无数道光辉消失在远方。
“紫微天,何必如此!象牙天如今也是七元,你们联手,才能无往不利啊。”诗格慕无语了,她看出黄极是故意。
然而林立却笑道:“我与大哥联手,也无往不利。”
“……”诗格慕无话可说了,事已至此,也只能这样了。
在紫微天与象牙天之间,她依旧选择了紫微,不仅是师生之恩情,还包括象牙天在关键时刻的所作所为,令她寒心。
危急关头,他直接虚空化,成为敌人,这种领袖谁顶得住啊。
就算杀戮自己人的,是另一个自我,但这也是象牙天故意做的,他知道所有人会因此而死,但只要自己能活,便在所不惜。
领袖的重要性,就是关键时刻起作用的,这一点,黄极给人的安心感更大。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