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亮劍當戰狼
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
在野狼峪。
李云龙道:“梁旅长,楚兄,你们两个忙不忙?”
“怎么说?”楚云飞打趣道,“云龙兄该不会是有什么战斗任务要安排给我们两个吧?”
“战斗任务怎么敢劳烦两位。”李云龙哈哈一笑,又道,“是这样,你们两个要是不忙的话就帮我个忙,把这两箱弹药搬到公路边上藏起来。”
“待会鬼子的轰炸机没准就会飞过来轰炸。”
“我们要是不能快点把这些弹药箱搬到公路边藏起来,多半保不住。”
“我们八路军穷哪,好不容易缴获了一点弹药,要是又让鬼子飞机给炸喽,那就太亏了。”
楚云飞便忍不住跟梁钢对视一眼,心说李云龙这家伙是真不拿他们当外人,居然直接使唤起他们来了。
而且还要把他们两个当苦力。
不过既然李云龙已经开了口,就只能勉为其难出手。
当下楚云飞和梁钢带着各自的警卫员,各自扛起了一个木板箱。
好在也不是很重,二十多公斤的样子。
24吨弹药,听上去好像不少,但其实也就1600多箱。
这时候王怀保的3营也已经被李云龙叫回来,独立团总共剩下800多个战士,两趟就搬完了。
接着就开始打扫战场,收殓双方将士的遗体。
在这个过程中,鬼子身上的衣物基本上都被剥个精光。
还有鬼子的钢笔、手表、钞票这些就更加不可能留下。
就只给每具鬼子尸体留下一条兜裆布,八路军虽然穷,但也不想要这玩意。
看着被剥得只剩下一条兜裆布的五百多具关东军尸体,李云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,说道:“大彪,你带弟兄们再挖个大坑,把这些鬼子埋了。”
张大彪皱眉道:“团长,这天寒地冻的,地面死硬死硬的,咱们自己的弟兄都还埋不过来,哪有工夫管这些小鬼子?”
“你懂什么。”李云龙骂道。
“这些鬼子算得上是真正的军人。”
“真正的军人就应该获得起码的尊敬。”
“我们八路军不能让真正的军人暴尸荒野。”
“团长,这你可说错了。”王野忍不住反驳道。
“踏上咱们中国的鬼子,有一个算一个,都应该暴尸荒野喂野狗。”
“尤其面前这些关东军,哪个手上不是沾满东三省父老乡亲还有抗联将士的血?哪个不是死有余辜?”
顿了顿,王野又接着说道:“更何况,就算我们挖坑把这些鬼子埋了,其他鬼子也不会领咱们的情,多半还是会在背后骂咱们。”
“凭啥?”李云龙生气道,“老子替他们收尸,其他鬼子凭啥还要骂咱们?”
王野道:“因为鬼子跟咱们中国人一样,讲究的是魂归故里,所以就算我们挖个坑把他们埋了,等收尸的鬼子赶到了,还是会把他们挖出来带回去火化,然后把这些鬼子的骨灰带回日本,送到他们的家乡安葬。”
“原来是这。”李云龙恍然道。
“那就算了,把他们在路上摆成一排吧。”
这比起挖坑埋尸就要轻松多了,张大彪当即一口就答应下来。
这边张大彪带着1营搬运尸体,那边李云龙和王野已经带着2营还有3营在拆解那几十辆卡车。
这回楚云飞和梁钢没有再帮忙。
梁钢还有些不解,问楚云飞道:“云飞兄,他们在干什么呢?”
“还能干什么?”楚云飞好笑的道,“我不跟你说了吗,八路军条件不好,什么物资都很紧缺,这些卡车残骸对咱们来说不过是废铁,但是对于八路军来说却是宝贝,那些破碎的帆布篷,车厢挡板,车身的钢结构还有发动机,全都是宝贝。”
梁钢以手捂鼻,想笑又不好意思笑,不过内心却是鄙夷至极。
但是笑着笑着,梁钢脸上笑容就逐渐凝固,八路军的条件这么差,跟他们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他们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的装备是真好,无论步兵轻武器还是炮兵火力,都能秒杀大多数鬼子乙种师团。
可是在实战中,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却总是吃败仗,从淞沪到南京,从南京到兰封,几乎从来就没有打过胜仗,那是一败再败,最后把御林军的番号都给打没了。
而他们八路军呢?装备这么差,弹药更是紧缺,每支步枪甚至只有几发子弹,可是到了战场上,却是一个胜仗接着一个胜仗,为什么会这样?
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差距?是因为双方指挥官的战术指挥水平吗?是因为双方基层军官的战术素养吗?
梁钢忽然对李云龙产生了浓厚兴趣,他想近距离接触一下李云龙,看看这个家伙身上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?
……
八路军正忙呢。
西南方向的天空中忽然传来飞机引擎的轰鸣声。
急抬头看,便看到几十架九七式中岛战斗机从云层之中钻了出来,乌泱乌泱的一大片,几乎布满了整个天空。
“他娘的!”
李云龙看了一眼只拆了不到一小半的卡车残骸,一下就急了。
“快快快,加快速度!”李云龙卸下一块钢板,扛起就往公路边的土沟飞奔而去,一边又厉声大吼道,“大家快点拆,动作快点!”
然而再怎么加快速度拆也来不及了。
因为几十架九七式中岛战斗机很快就飞到野狼峪上空,然后两架一组,呜呜尖啸着发起了俯冲。
然而30多辆卡车残骸只拆了帆布篷车门以及挡板,剩下的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拆了。
不过好在卡车残骸也不怕鬼子轰炸,鬼子再怎么炸,就是炸成渣,八路军在残渣中扒拉扒拉,也仍旧能够扒拉出有用的零部件。
不过就算是这样,也不能任由鬼子战斗机肆无忌惮地俯冲扫射投弹。
王野当即抄起狙击步枪冲上公路一侧的山头,同时给魏西来、赵二娃以及黄顺等狙击手打出手语,命令他们迅速抢占公路两侧的制高点。
看到这幕,梁钢的警卫员高慎行便不解得问孙铭道:“孙连长,他们干吗呢?”
“这都看不出来?”孙铭用看土包子的目光看着高慎任,一边低声说,“他们准备到公路两侧的制高点上打鬼子的战斗机呢。”
“用步枪打飞机?”高慎行说道,“开什么玩笑。”
“这么快的移动目标,我就不信,他们能够打得中。”
“这可真不是开玩笑。”孙铭说道,“战狼中队的这伙人,枪法准着呢。”
“这话说得,谁还没玩过步枪似的。”说话间,高慎行已经护着梁钢和楚云飞撤到了公路边的安全之处,一边又对着孙铭说道,“不过他们居然有三八式狙击步枪,这个我倒是真没有想到,土八路军居然也有这么先进的武器装备。”
“这算什么,他们还有德国造的MP38冲锋枪呢。”
孙铭说完还看了一眼自己胸口挎着的伯格曼冲锋枪。
战狼中队装备的MP38冲锋枪可比他们猛虎中队的伯格曼冲锋枪好多了。
“啥?德国造MP38冲锋枪?”高慎行愣了一下道,“他们哪来的MP38冲锋枪?”
“都是从山本特工队的手中缴获的,山本特工队知道吗?是山本一木训练的一支特种部队,战斗力超强。”
“鬼才相信。”
高慎行哂然道。
“战斗力超强,还能让八路军灭了?”
“这有什么的。”孙铭道,“因为战狼中队更厉害。”
两人说话之间,鬼子战斗机已经两架一组俯冲下来。
俯冲到最低点,两发50Kg的航空炸弹便从机腹脱落。
伴随着刺耳的咻咻尖啸声,两发航弹笔直的向着两辆卡车攒落下来。
这下真没辙了,李云龙只能站在路边挥手高喊:“闪开!闪开!赶紧闪开!”
物资虽然重要,但是战士们的生命更重要,只要人活着,物资还可以再抢,人要是没有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正在分解卡车残骸的战士便赶紧四散开来。
旋即两枚航空炸弹就咻的攒落在地,又轰的炸开。
伴随着巨大的爆炸,两辆卡车的残骸一下被炸飞到空中,再落地时,就分解成了更多更破的残骸,有些残骸甚至开始熊熊燃烧。
这些被烧过的残骨是真的没啥用了。
躲在公路边的李云龙看了心疼得不行。
因为这两辆卡车上最值钱也最笨重的两样东西没有拆下来,那就是发动机。
鬼子航空兵显然也知道卡车上最值钱的就是那台发动机,所以都瞄准了卡车的引擎舱投弹,九七式中岛战斗机一波波地俯冲下来,公路上的卡车残骸一辆辆被炸飞,凌空分解然后陷入大火。
忻州盆地追击战时,虽然曾经有两架九七式中岛战斗机被战狼中队击落,但是鬼子航空兵显然没把这放在心上,认为那不过就是小概率事件。
所以,鬼子飞行员的俯冲投弹颇有一些肆无忌惮。
有时候甚至于要俯冲到50米的超低空才开始投弹。
躲在路边的高慎行便哂然一笑,说道:“孙连长你看,我刚才说什么来着?步枪打飞机根本就是开玩笑,根本就不可能打……”
最后一个中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刚俯冲下来的一架战斗机突然开始冒烟。
然后这架战斗机就没能再拉起来,直接就跟着投下的航空炸弹一道,笔直的撞在了公路上的卡车残骸上。
一声格外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。
随即就是一团格外巨大的烈焰腾空而起,又幻化为一朵巨大蘑菇云。
看着这朵扶摇直上高空的蘑菇云,高慎行终于将憋在嘴里的字说出:“中!”
“怎么样?打中了吧?”孙铭说道,“高连长,我就问你服不服?服不服?”
高慎行道:“这么看来,你说的这个战狼中队,好像还真有点东西,改天得找个机会跟他们讨教一二。”
孙铭低声说道:“不用改天,说不定今天就有机会。”
高慎行道:“今天就有机会?孙连长,什么意思?”
“高连长,你瞧着吧。”孙铭低声说道,“今天我们八成要去独立团的团部做客,到时候你就会知道,战狼中队究竟有多么可怕。”
娛樂 小說
就在两人窃窃私语之际,那几十架九七式战斗机已经投完炸弹,振振翅膀返航了。
关东军的三个中队已经被八路军全歼,尸体都已经整齐的摆在了公路上,还有20多辆卡车残骸也被轰炸得差不多,所以没有必要再恋战。
没能对打扫战场的八路军实施俯冲扫射虽然让人感到有些遗憾,但是考虑到费效比实在是太低,所以还是算了。
鬼子战斗机刚刚飞走,八路军便立刻又从路边钻出来,一边忙着扑灭卡车残骸上的大火,一边扒落着卡车残骸,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还有利用价值的物资。
楚云飞跟梁钢对了个眼神,两人联袂来到李云龙身边。
只见李云龙像个烧火的老农民似的,拿根棍子在冒着烟的废墟中扒落。
“当啷啷。”一个滚珠轴承从废墟中掉落出来,李云龙顿时像捡了元宝,大喜过望,“哈哈,这他娘的可是好东西。”
说完也顾不得烫,将轴承捡了起来。
楚云飞和梁钢再次对视了一眼。
这次,两个人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“云龙兄。”楚云飞道,“楚某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“哟。”李云龙笑着说,“楚兄,梁旅长,你们还没走呢?”
李云龙就没有接楚云飞的话茬,既然是不情之请,那还是不要说了。
其实你就是不说出来,老子也能猜得到,无非就是想打探清楚老子的团部设在哪里,这我能告诉你吗?告诉你好让你对老子斩首吗?
现如今,阎西山跟日本人之间眉来眼去,态度暧昧,八路军跟晋绥军之间的关系也是急转直下,再不像年初的时候那么融洽了。
楚云飞却也不是个肯轻易放弃的主。
即便李云龙不接茬,楚云飞也还是说道:“云龙兄,实不相瞒,上次去贵团观摩学习之后,楚某真是受益良多,回去之后就照着学到的经验做,效果还真是不错,只不过还是有诸多不解之处,所以这次,楚某还想再到贵团去参观学习一二。”
梁钢也道:“如果李团长不介意,梁某也想去见识见识。”
“既然楚兄还有梁旅长这么看得起咱老李,那咱老李也不能不识好歹,是吧。”
说此一顿,李云龙又回头吩咐道:“小王,你先带着楚团长还有梁旅长回团部,我把缴获的弹药还有物资安排好了,就马上回来。”
李云龙说完眨了眨眼睛,王野顿时心领神会。
这是让他故意带着楚云飞和梁钢在浮凉山中,尽往惊险难走的地方去,然后把他们带到正在修建的浮凉山要塞。
“是!”王野当即答应一声,又上前一步肃手说,“梁旅长,楚团长,这边请!”
楚云飞和梁钢当即带着孙铭还有高慎行跟上王野,向着独立团的“团部”而来。
等王野带着楚云飞他们走得远了,张大彪才凑到李云龙跟前,问道:“团长,楚云飞这唱的是哪出啊?怎么又想到去咱们团交流学习?眼下咱们跟晋绥军之间的关系可是有些微妙。”
“交流学习?”李云龙哂然说道,“这回楚云飞去咱们独立团交流学习是假,搞侦查才是真。”
“搞侦查?对咱们根据地搞侦查吗?”张大彪顿时目光一冷,沉声道,“楚云飞真准备挑起摩擦吗?”
李云龙冷哼一声道:“摩擦?这回恐怕就不是摩擦这么简单了!你也不想想,他358团的1营,已经把刀子顶到咱们独立团的肚子上了,这是要开战啊。”
张大彪说道:“团长,那你还让小王带着他们去团部呀?我可是听说,楚云飞这小子也模仿战狼中队搞了个猛虎中队,明显没安好心。”
“团部?”李云龙哂然道,“你还真以为小王会带他们去赵家峪团部?”
“团长,我明白了。”张大彪眼睛亮起来,说道,“你让小王带他们去浮凉山要塞?”
“这个主意好,狗日的楚云飞一定不会想到,咱们的团部就在赵家峪,就在他的358团1营的眼皮子底下,这叫什么来着?对,灯下黑!”
李云龙叹了一口气,幽幽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还是不愿意跟楚云飞动手,晋绥军虽然不值一提,但是楚云飞还算是条汉子。”
张大彪道:“团长,这个事情恐怕由不得我们,毕竟,根据内线送出的消息,刚刚上任不久的岩松义雄已经在准备跟阎西山秘密和谈了,双方一旦谈妥了条件,晋绥军只怕立刻就要从友军变敌军,楚云飞的358团只怕也会立刻向我们独立团发起进攻。”
李云龙道:“但愿阎西山只是借机拖延时间,争取喘息之机,而不是真的想要投靠日本人当汉奸。”
ps:今天是真的累了,这第二章一直写到快要零点才写完,而且自我感觉也不是很好,但好在,后面的两个大剧情已经理清头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