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饭后,池非迟收拾碗筷,让无名烧了锅热水,连无名和非赤用的小碗洗干净。
沸水洗碗,高温消毒,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,可能会有点费手。
无名等着池非迟洗碗时,就蹲在客厅桌上,用尾巴、爪子给非赤表演火魔法。
猫猫超凶弯爪伸指甲掌心火焰球.jpg。
猫猫超凶两根尾巴冒火焰球.jpg。
非赤看得眼睛亮堂堂的,用尾巴尖在一旁的电脑键盘上敲字:
【好厉害!】
无名收了身上的火焰,走到电脑前,用一根尾巴敲字,敲着敲着,换成两根尾巴敲:
【我现在不怕冷,以后你要是觉得冬天冷,可以来找我睡,我给你暖着身体!】
非赤用尾巴尖敲字:【我要跟主人睡。】
无名歪头想了想,两根尾巴敲字:【好吧,主人也不怕冷了。】
换非赤用尾巴尖敲字:【你用两根尾巴打字,速度更快了,打游戏肯定会更厉害。】
无名两根尾巴狂敲字:【那是,我改天多练习一下,以后发情报,也能比非墨它们那群黑煤炭快得多!】
池非迟擦干手到桌前,侧头看了一下一蛇一猫在电脑文档上、像小学生一样的聊天记录,拎起无名走向实验室。
“喵~”无名娇滴滴叫了一声。
内心:大妖无名在大大妖主人面前乖巧让拎.jpg。
池非迟还以为无名被拎后颈不舒服,换成了抱。
“喵~~”无名在池非迟怀里轻蹭。
内心:大妖无名撒娇讨好大大妖主人.jpg。
池非迟:“……”
看,猫这种生物就是得寸进尺。
“喵~~~”无名伸着脖子试图蹭池非迟的脖子。
内心:大妖无名越来越喜欢对手下大方的大大妖主人、并试图多蹭蹭.jpg。
跟着池非迟进实验室的非赤,盯:“……”
可恶,无名想跟它争宠!
池非迟把无名放在实验室的桌上,转身去拿设备,“你待着,我去拿设备。”
“喵~!”无名乖巧蹲。
池非迟回头看了无名一眼,继续去拿东西。
今天无名的心情看起来好了不止一星半点,跟那些粘人爱撒娇的家养猫没什么区别,收获和变强果然最能治愈人……猫心。
经过一通检查,池非迟确定无名腹部的火种和自己的一样,对温度的抗性也一致。
至于无名多出来的那根尾巴,两根尾巴合拢之后,表面上是一根,但CT片里能看到尾巴里存在着两根尾巴的骨头,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能力,也就是点火的时候多了一个渠道、可以用两根尾巴敲字、可以同时烧两锅水。
实验室的桌子再次被收拾干净,池非迟点燃了一盏酒精灯,放在桌上,伸手把手指放上火焰上。
火焰好像池非迟的手指吸了进去,扭曲了一下,彻底消失。
“这是我之前实验发现的,试着把接触到的火引进皮肤下,在进入皮肤下之后,就会变成一缕火焰,然后把那一缕火焰移动到火种那里,就可以把火焰吞噬,不过目前没发现火种能够因为吞噬火焰而恢复活力、或者进化,”池非迟解释着,把酒精灯重新点上,抬眼看着蹲在桌上的无名,“把接触的火焰移动到皮肤下有点困难,你可以先试试。”
无名瞪大眼睛盯着火焰,伸出左前爪,搭在火焰上。
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
火焰在扭曲,但怎么也钻不进无名爪子里。
池非迟出声安抚,“别急……”
无名低头,一口把酒精灯上的火焰吃了,仰起头,碧蓝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池非迟,“主人,你说什么?”
池非迟面无表情,“没有。”
“我是觉得用爪子还是太麻烦了,不如直接吃下去,”无名蹲着,伸前爪拍了拍自己的腹部,“一下子就到肚子了。”
池非迟:“……”
的确,直接张嘴吃下去是最简单、最直接的办法。
非赤在旁边跳来跳去,“主人主人,你问问无名,火是什么味道的?好吃吗?”
“非赤让我问问你,火是什么味道的?好吃吗?”池非迟原话转述。
他也好奇,不知道现在吃火会不会吃出什么味道来。
无名舔了舔嘴巴,回想着道,“没味道,也没份量,但是能感觉到暖融融的一团东西从食道移动到腹部,这种感觉很不错的。”
“没味道,也没份量。”
池非迟没给非赤转述完。
他担心非赤忍不住跑去吃火,没有火抗、温抗,那不是吞火,那是火烤蛇口。
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——小泉红子的魔法火球,他能不能通过接触吞噬?
在池非迟拿出手机、准备打电话给小泉红子时,先一步接到柯南发来的邮件。
【池哥哥,我是柯南,你还在忙吗?
我们今天去露营,可是博士出发前没有好好检查车子,半路车子就没汽油了,我们只好到山顶别墅的人家去求助,结果遇到了事件。
我们半路上遇到的男人被杀害了,凶手应该是他的未婚妻没错,但我现在没有证据,只能让她自己说出来,所以想让你帮个忙。*^_^*
能不能麻烦你马上去博士家一趟,把他车库里的汽油换成同样汽油桶装的水?车库的备用钥匙还在老地方。
时间紧急,如果你没空过去,我再拜托别人,请务必回复。
——柯南】
池非迟脑补出柯南笑眯眯卖萌的模样,怀疑今晚的柯南被无名附体了,考虑了一下,还是选择答应。
【好,我半个小时帮你换好。——池非迟】
“嗡……”
【谢谢池哥哥!对了,弓长警官会带警察跟着我们回去,不过他有可能绕近路、先到那附近埋伏。——柯南】
池非迟收到柯南的回复后,没急着出门,打电话给经常送车子去保养的店,让对方找三只新汽油桶、加满水送到米花町2丁目的路口,出实验室,去地下层,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才出门。
他记得这个案子,原剧情中,柯南应该会让冲矢昴去换汽油,没想到这次找上了他,难得柯南那么乖巧地开次口,他就不拒绝了。
现在时间也晚了,要联系小泉红子做实验,可以改天再说。
不过在过去之前,他要把自己身上的痕迹清理一下,包括沾带了一些焦糊味的衣服,包括中午出去买便当时穿的鞋子,路口那边有个地方在施工,他来回的时候,鞋子上沾了泥土,他不想暴露一点信息给柯南或者……赤井秀一!
……
十多分钟后,红色雷克萨斯SC和一辆小货车在米花町2丁目路口碰头。
池非迟下车拎了汽油桶,拧开确认里面都是水之后,把汽油桶放到车后座,开车前往阿笠博士家。
阿笠博士家的大门上了锁,不过院子围墙不高,从铁门就可以翻过去。
池非迟把车停在门口后,就从铁门上翻了过去,绕到屋侧,从一道窗户下摸到了备用钥匙,转身去开了大门,把车子开到车库前。
不出池非迟意料,在他把车子停好后,住在隔壁的冲矢昴就找了过来。
冲矢昴还是老样子,框架眼镜的眼睛眯着,穿着高领毛衣,外面套了一件厚外套,外套的辣椒没有拉起来,两肩的肩线也有一点歪。
冬天在毛衣外穿上宽容的厚外套,外套肩线不太正是正常的,讲究细节的人会在出门前拉一拉衣服,而很多人会无视掉,因为随着拉拉链、把双手塞进外套口袋里取暖等行为,外套的肩线也能调整整齐。
外套是这个样子,说明冲矢昴出来得有些匆忙,过来的路上也有些匆忙,或者在想事情,所以才没有下意识地把手放进外套口袋里取暖。
池非迟相信冲矢昴出来得很匆忙,但这并不代表冲矢昴是刚发现他在这里。
早在他翻铁门的时候,他就感觉到旁边工藤家二楼的窗帘后,有一道视线看着他。
柯南让冲矢昴守家,确实很赚。
“池先生?”冲矢昴眯眯眼看了看池非迟,脸上带着一丝惊讶,很快又变成微笑,“原来是你啊,我在隔壁听到这边有开门的动静,却又觉得车子的声音不对劲,还以为有小偷趁着主人不在、想潜进我邻居家里来偷东西,所以才过来看看,你这是……”
“柯南让我过来帮个忙,”池非迟收回看冲矢昴的视线,用钥匙打开了车库的门,收好钥匙后,转身打开车子后座的车门,动手拎汽油桶,“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吧?”
冲矢昴没想到突然收获池非迟关心,愣了愣,才笑着上前,“一栋大屋子里就我一个人住,比之前我租住的房子好太多了,一开始还真有些不适应……需要我帮忙吗?”
“不用,你就在门外站着。”
池非迟拎着两个汽油桶,头也不回地进车库。
冲矢昴:“……”
这突然的冷淡……
转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。
红色雷克萨斯SC前座,非赤和无名趴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,看着站在后座车门旁的冲矢昴。
非赤:“他就是赤井秀一哦,和以前的样子一点都不同,仅看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吧?”
无名听不到蛇语,不过打量了一会儿,也忍不住低声喵喵喵叫,“他就是赤井秀一吧,我们喵喵受到了非墨军团的消息,不过最近这一带的盯梢,我都让其他喵过来,我还没来看过本人呢……”
“咦?”
還 看 今朝
冲矢昴听到轻微的猫叫声,弯腰探身往车子看,看到一条蛇和一只前爪搭椅背、动作萌、叫声轻微乖巧的白猫看着他,眯眯眼沉默。
这只猫温和可爱,又看着他一直小声地叫,就像在邀请他伸手撸猫一样……他摸一下没事吧?
猫主人不在,他自己伸手撸猫,会不会有点不太好?